Menu

别让学术的设局行动毁了您的名声

2018 / 11 / 9

704

0

身为学者, 您的社会地位取决于您在学术圈的活跃程度,尤其是在具同行审稿制的期刊中的发表成果。在公认值得信赖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对您的事业有所帮助,但若是发表在名声较差的期刊上,则对您的事业不利。如果为名誉不佳的期刊担任辑或审稿人,您的职业生涯可能会因此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虽然 “学术的设局行动(academic sting operations)”在过去已发生过很多次,但2018年却特别发生了几起备受关注的事件,进而引发国际争议。

 

2018年5月,加拿大女王大学的期刊指出,一位加拿大籍兼职教授指导了三个班级,但他的工资却仍然在一个四人户的贫穷线以下。2018年8月则出现了严重的国际争端,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án)删除了性别研究的学术课程经费。自2019年开始,匈牙利不再提供性别研究的公用经费,也不会给予完成相关学位者任何文凭。欧尔班的理由是,性别研究只是宣传意识形态,不含任何实际学问。

 

2018年9月,某些学者伪造一篇题为“ Newer Tools to Fight Inter-Galactic Parasites(对抗星系间寄生虫的新工具)”的假论文,并发表于三份期刊中,分别为 ARC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IOSR Journal of Pharmac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Clinical Biotechnology and Microbiology。这些学者没有获得任何官方报酬,但该论文在期刊上发表也够他们夸耀自己的成功,并夸大他们的声望,而这几家期刊因此成了众矢之的。不过,这样的骗局不太会造成与生物技术研究适切性有关的大众争论。

 

2018年10月,又有其他欺骗者指称他们成功欺骗了许多期刊。James Lindsay、Helen Pluckrose和Peter Boghossian伪造了20篇假论文,而其中七篇成功发表于多个人文期刊上。这些论文宣称报告了大量实证数据,但当中却没有包含任何原始数据,而这几个作者则表示他们的研究结果是不太可信的,期刊审稿人应该要求他们提供原始数据才对。

 

虽然有其中六篇假论文因为严重缺陷而被拒稿,但这些欺骗者仍收到来自他们所投期刊的四封邀请函,邀请他们担任其他论文的同行审稿人。这些期刊的拥护者称这些伪造是恶意诈欺,而支持此欺骗行为的人则认为这样的设局行动揭露了这些人文期刊根本上的诡辩。
这三位伪造论文的学者表示,他们不是要攻击整个学术圈,只是要抨击阻碍真正知识传播的堕落诡辩者。然而,设局的行为不但造成他们自己名声扫地,也毁了这些期刊的声誉。

 

未来,其他国家可能跟随匈牙利的脚步,不再认可许多领域的学术工作,造成无数学者无法获得研究经费,而许多目前拥有良好学术生涯的学者可能将会陷入困境。

 

參考來源:
1.    Queens Journal – Higher education but lower salaries for adjunct professors
2.    RT Question more – Attack on academic freedom or stand against pseudoscience: Is Hungary right to ban gender studies?
3.    Discover Magazine – “Rick and Morty” Sting Predatory Journals
4.    Aero Magazine –  Academic Grievance Studies and the Corruption of Scholarship   

 

Photo Credit: Annie Tri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何才能成为期刊审稿人
修改与重投论文的十个主要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