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该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吗?这是否会影响我的科研生涯?

2018 / 11 / 23

485

0

问题:

我该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吗?
这是否会影响我的科研生涯?

—博士生C-Y Y

 

回答:

所谓“负面研究结果”指诸如在试验方法正确无误的情况下,却无法得到试验组同对照组样本之间显著差异的试验结果。

这种情况较常发生在新晋年轻研究员身上。对于是否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在学术界存在着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发表负面研究结果无意义,属于浪费时间、资源,且不利于研究员的科研生涯;也有人说,不发表负面研究结果是不道德的行为,可能助长再现性危机(reproducibility crisis)。新晋的年轻学者、研究员碰到这种情况,究竟该如何是好?

 

  • 负面研究结果使人灰心丧志

从我长期担任英语学术写作教师的经验来看,负面研究结果带来的最大问题,是易使年轻科学家产生消极的想法。尤其是对于步入博士学习第三、四年的博士研究生,他们通常将研究目标设定得较高,并投注了大量心力,但一旦长期专注的研究呈现负面的结果,多半会倍感挫败,甚至怀疑是否要继续此研究课题。

 

  • 执行已久的研究课题遭到中止,不是令人捶胸顿足,便是卸下心中大石

如果研究课题的成本高昂,却无法产生预期的结果,可能会促使指导教授最后决定放弃整个课题,不发表相关数据。年轻研究员面对这种情况,可能会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他们可能会认为指导教授放弃了自己,或开始自我否定自己,从而对未来堪忧不已;而对于另一类人而言,这无疑不是一种解脱,不用一直困在一个僵局内。这时,指导老师有责任推出新的研究课题,给予学生情感上的支持,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 发表负面的研究结果只是浪费资源

关于发表负面研究结果,有人认为是浪费资源之举。因为投入大量成本后,最后只能换来不对称的成果,例如只在期刊影响系数或引用次数方面取得不错的表现。

 

  • 负面研究结果往往只能发表于低影响系数的期刊编辑

绝大多数的期刊编辑都偏好有新意的研究,例如新的机制、前所未有的发现、标新立异的发明,这些无疑都是期刊的卖点,有利于增加引用次数、点击率、分享次数、媒体版面。相较而言,负面研究结果则缺乏新意,甚至有些十分无趣。因此,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论文,较难获得知名期刊的青睐,最后只能登上影响系数较低的期刊。

 

  • 负面研究结果也可能出人意料、耳目一新

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论文,也有可能登上有影响力的期刊,前提是该研究结果足以推翻既有的理论或取代既有的研究方法。投入负面研究结果的研究,意味着投入时间、金钱、人力,却未必能得出让人信服的结论,也未必能保证研究能发表于影响系数高的期刊,这样的研究成本无疑是高昂的。再加之,论文审查时,为确保负面研究结果并非由技术疏失所致,审稿人可能会要求增添对照组别,使研究的高成本投入雪上加霜。

 

  • 发表负面研究结果会毁掉学术生涯

许多指导教授深信,发表负面研究结果不但会毁掉学生的研究前程,也会断送自己的学术生涯。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论文通常只能发表于影像系数较低的期刊,将不利于将来申请科研经费,且也不利于求职以及职称升等,毕竟影响系数较高的论文是在学界及研究机构求职及升等的必备条件。

 

  • 不发表负面研究结果是不道德的行为

对于某些学者来说,放弃成效不彰的研究并非坏事,越早放弃意味着越早投入下一个研究课题。如此一来,负面研究结果及其数据可能得不到发表,则其他科学家可能会重复相同或类似的研究,而致使不必要的时间、人力、金钱的耗费。因此,负面研究结果的发表是绝对必要的。正如一篇文章提到:负面研究结果的研究可提醒其他学者哪些是不具科学发展性的研究题材,让他们不做不必要的研究投入,同时能减少不必要的动物试验,而将研究重心放在其他有前途的研究课题( Boorman et al, 2015)。

 

  • 出版偏见(publication bias)与再现性危机

知名期刊《Nature》曾对1,576名学者进行调查,发现当中有70%以上曾尝试重复其他科学家的负面研究结果试验,均再现了同样的负面研究结果( Baker et al, 2016)。所谓再现性危机是由诸多原因造成( Jarvis & Williams, 2016;  Begley & Ioannidis, 2015),其中一大主因是“对于正面结果的偏见”(positive-results bias),属 出版界偏见的一种。换句话说,即比起负面或无明确结论的研究结果,学者倾向于提交正面结果,润色也较愿意接受发表正面结果的论文( Sacket et al, 1979)。但是如果只发表正面结果,而对负面研究结果避而不谈,可能会造成误导科学研究的方向、导致其他学者重复相同试验、浪费有限的科研资源等。甚至,由于再现性的问题,已造成生物医学研究的诚信,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Jarvis & Williams, 2016)。

 

  • 发表负面研究结果不是年轻科学家的职责

我个人认为,以目前的学术环境而言,年轻科学家不适宜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论文。对于学术生涯刚起步的他们,发表负面的研究结果可能会对他们的学术生涯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 具争议性的建议:让资深研究员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吧!

年轻科学家因为要顾忌职业前程,而不适宜发表负面研究结果。那么,关于“负面研究结果不发表,该怎么办?”的问题,学术界目前尚未找到万全之策,以下仅提出几个建议供大家参考:

不要在学术生涯刚起步或还未建立起学术名声前,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将这种能促进科研正向发展的工作应交由资深学者来做,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承担后果。

请注意,我这里并不是在建议选择性报告(selective reporting)。选择性报告属于报告偏见(reporting bias)的一种,属科学研究的不当行为,指有选择性发表研究内容,且有意图的低估治疗效果与伤害。

 

  • 如何在保有研究道德的情况下处理负面研究结果?

然而,资深研究员也不是人人愿意担负“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责任,因为他们并不会从中获取任何好处,而且有可能影响他们在机构中的科研能力评定,以及影响他们将来的科研经费申请。换句话说,科学界必须推出鼓励方案,才能带来改变( Begley & Ioannidis, 2015)。

 

关于科学界该如何处理负面研究结果产生的问题,以下列出三种建议:

 

1. 执行计划前先登记注册

临床试验登记注册是一种被广泛用于对外公开临床试验报告的工具( Zarin & Tse, 2008Williams et al, 2010)。注册登记所有类型的研究,无论是临床研究或观察性研究,这类注册虽会增加研究员、研究机构、研究资助单位的负担,然而却有助于避免制药公司等单位间的利益冲突,而且缓和学术界中“对于正面结果的偏见”。

考科蓝手册 (The Cochrane Handbook)与 Williams et al., 2010列出全球的临床试验注册记录。当中某些注册项目亦包括非临床研究,如观察性研究与临床前研究。至于社会科学与其他类型的研究,Open Science Framework开放科学平台也提供先行注册的服务。这个平台兼容于GitHub公开程序代码代管网站,因此注册过后可以持续追踪论文发展、文章修改、数据输入、数据分析等。

 

2. 将不确定性的数据存入开放式档案库,供其他科学家取用

由于发表无明确结论的研究不但无趣乏味,又常被视作浪费资源的行为,因此科学界应建立一套标准作业流程,协助研究员更加方便将数据存入开放式档案库。为确保研究独立性,这类档案库应由全球科学界透过旗下的科学社群或国内外赞助者来供资运作。目前某些学术单位已开始使用这类档案库,包括 《自然》杂志网站上列出的档案库名单。另一个例子是arxiv.org,其使用的档案库是专门储存文件与论文,其中包括的数据有未受录用或未提交的研究稿件、PowerPoint档案等,不过这档案库并没有用来存放数据类的信息。档案库通常只提供付费服务,且收费不菲,一般研究员难以长期负担。

 

3. 资助方要求科学家先行注册登记研究,并公开所有数据,例如存入开放式档案库或发表在资助方的期刊上

最后,研究资助方应主动为其赞助的研究提出一套标准化的注册登记流程,并要求研究员发表所有负面研究结果,或是将结果存入公共档案库。有些赞助机构已发行自己的期刊,用以发表负面研究结果。另一个鼓励发表负面研究结果的可行方法是,除非研究员公开数据,否则将持续冻结最后一笔资金(例如占所有经费的25%)。当然,资助方的规定必须十分有弹性,因为有些研究是在资助期结束多年后才会发表出来。

 

  • 结论

最终的建议很简单:

年轻学者:不要自己发表负面研究结果,交给资深学者即可。

 

资深学者:为了促进科研的正向发展,请善尽值守将负面研究结果发表出来,即便只能登上影响系数较低的期刊。同时,不要强迫年轻学者来做这件事。

 

所有学者:将负面研究结果透过授课、演讲等方式发表出去。

说服您所属研究机构、科学社群、资助单位建立可用来存放负面研究结果的开放式档案库,方便其他学者取用。

支持现有科学界体系的改善,鼓励研究员发表负面研究结果与重复验证研究成果,具体方式包括:找资助机构或高等教育机构的主管面谈,有些单位或人士会接受科学家的建议,协助改进目前做法。

 

若您有任何有关改善目前科学界体系的建议,欢迎至 华乐丝微信公号留言

超实用的学术写作转折用语
帮助读者省下查找前后文的功夫:如何有效指引文章正文